当前位置:首页 > 自学教程 > 正文

丧尸恐怖作文【通用4篇】

  不管在学习培训、工作中或者日常生活,大家都常常见到作文的影子吧。作文要求章节构造详细,一定要防止无末尾作文的发生。下边是我为大伙儿梳理的丧尸恐怖作文【通用性4篇】下边是我为大伙儿梳理的,仅作参考,热烈欢迎大伙儿阅读文章。   在一个可怕又漆黑的夜晚,天空的月亮如同发生变化色一样,全球越来越漆黑一片,只剩几颗星辰仍在勤奋的闪烁着一点很弱的光。   陆小勇一个人在家,家中清静无比,他内心有点儿担心。他迅速地打开窗户,想看看父母回家沒有。这时的窗前漆黑一片,每家每户的房屋也也没有一丝明亮,就连周边的树木也沦陷了,被染成了可怕的灰黑色,突然间,一股不知名的风吹过,“灰黑色”树木树木传出一阵阵“怪声”,张牙舞爪的摇晃,如同一个极大的妖怪张着极大地黑嘴唇,要将全世界都吞掉。这时的住宅小区如同一个无人居住的“死城”。陆小勇见到此景愈发的担心了!他快速地关好窗子,平复一下自身焦虑不安的情绪。   忽然,清静的楼梯道里竟然隐隐约约想到了一阵阵脚步声,陆小勇的心“砰砰”直跳,不一会脚步声愈来愈近,越来越大,他躲在卧房瑟瑟发抖,“砰”的一声,陆小勇的家门口仿佛被撬开了一样,他从此控制不住自身的焦虑不安,心血管一下子蹦了出去一样。“啊”陆小勇惊叫一声,就在这时,一个黑影一瞬间走入陆小勇的卧房,陆小勇吓得脸色苍白,头顶持续的冒冷汗,一动都害怕动,他内心乱无比,压根不清楚该怎么办才好?看见眼下就需要挨近自身的黑影,就好像是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一样,已经伸开血盆大口,要把自己吞掉!陆小勇从此忍不住了,高声的喊道:“不必回来,不必回来!”黑影迅速地打开灯,着急地询问道:“孩子,怎么啦?不要害怕,是母亲,是母亲!”陆小勇见到眼下一脸着急的母亲,深深地的松了一口气,想起刚自身的场景,过意不去的不高了头,弱弱地说:我刚认为是坏蛋进来了……”听见母亲的欢笑声,陆小勇脸憋的通红,想着:“我之后一定做一个真实的男子汉!”   就是这样陆小勇渐渐地进入了梦乡,他梦见自己确实变成了一名全都不害怕的男子汉。   今日星期五中午第一节课,大家干了个有意思的游戏,名称就叫“可怕的竹子”。   大家静静地坐着电脑前面,显示屏里发生了一棵棵翠绿色的竹子,上边写着“可怕的竹子”。这时候我内心有一些疑惑不解,想着它是个童话故事吗?为什么说是可怕的竹子呢?它可怕在那里呢?这一连串的难题在我的脑海中里持续闪过,自始至终觉得是个迷。过了一会儿,教师为大家讲出了回答,解开了这一迷,原先它是个逃生游戏。老师说:“我来读文章内容,等我读到竹子的情况下,大家就用左手马上把握住他人的手指,右手马上逃跑,谁把握住他人的手指,并且右手沒有被他人把握住,谁便是胜利者。”   教师逐渐读文章了,我左手放到肖龙妹的食指上,右手顶着高辉煌的手掌心,“竹子”这两字象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挂在我的的身上,随时随地都是有很有可能发生爆炸。教师读到“擅画竹子的文与可他最了解的绿色植物是——”,原以为教师要读竹子这个词,我的左手立刻逃跑,左手紧紧抓住肖龙妹的食指。一切都取得成功后,.我听见教师嘴中吐出来的“绿色植物”二字。唉!简直空欢喜一场,由于我对胸有成竹这文本较为了解,所以我想起了一个小方法,门把弯一点,等教师快读到竹子的情况下,我马上把握住他人的手没放,我将他的手举起来,象拿了一个黄金做的奖杯,等教师看完了,大家的心才放了出来。   我赶到湘乡两年了,尽管我并不了解这儿有多少风俗习惯,但湘乡独特的丧葬风俗习惯却要我难以忘怀。   我家住在涟水河畔,刚来湘乡时,隔三差五就看到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,一个很大的阵式团队从家门口踏过,原以为是啥游行演出团队,結果邻居阿姨却跟我说,那就是有些人过世,它是湘乡的风俗习惯,哪一家有些人去逝了,都需要大办丧事三至六天,当我们揣着疑惑之时,想不到我们一家却经历了这次独特的丧葬风俗习惯。   我非常敬爱的姥姥是在湘乡过世的,你是否还记得奶奶去世的时侯,干爸跟大家说:“大家湘乡的丧葬风俗习惯跟大家北方地区不一样,大家看该怎么办适合?”父亲、母亲果断地对干爸说:“那么就入乡随俗吧!你要帮大家把这件事情操办了吧。”   干爸一家是大家来湘乡最亲的一家人了,干爸她们不害怕一切避讳,把姥姥收到村内的家里,在那里办了丧事,还为姥姥提前准备了一块墓地,我们一家人都特别感谢她们,就是这样干爸为姥姥操办了一场大家从未见过的丧事。   最先干爸把“地仙”和做法事的都请到家中来,姥姥静静地躺在棺木里,大家都披麻戴孝地为姥姥叩拜,随后一连便是三天,仍在院子里搭起一个小演出舞台,吹吹打打,唱唱跳跳,村内许多人到凑热闹,可姥姥的过世,帮我非常大的严厉打击,我一直沉浸在哀痛之中,我对于此事十分疑惑,干爸对我说:“湘乡人在这方面乐土上一代代生息繁衍,这种风俗人情也在秉持着老祖先传下来的招数。家家户户都那样做,就想让逝者风风光光地踏入人间天堂,也是大家对逝者最好是的怀恋方法。”尽管我不会太习惯性这类作法。但或是跟随走完这套十分繁索的步骤,每一次听老师傅读“祭文”时,大家就需要三拜九叩,听“祭文”的情况下,务必跪成匍匐状,以表孝心,尽管我一句听不明白,可听老师傅带上哭腔读“祭文”,我依然会泪如雨下,十分想念姥姥,也有“拜桥”来超度亡魂,大家就跟随一跪一拜,跑来跑去,院子里用纸扎满了花花绿绿的房屋、奸险小人………姥姥还能听见、见到、接到这种吗?没有人能回应我。我最为敬爱的姥姥始终离开我,她再也不能回家了。   实际上,湘乡人看待丧葬是非常高度重视的,而这一风俗习惯也并不是我一段、两段能叙述完的,由于我经历了这一风俗习惯,也见到附近许多那样办丧事的,因而我很不理解,这儿的丧葬风俗习惯还确实很独特,还记得北方地区若有家人去世,仅仅送至殡仪馆,开家追悼会,火化就完了了,比较简单,或许一方有一方的风俗习惯吧!无论如何,逝者为大。   大家只能入乡随俗了,重视本地这独特的风俗习惯吧!   一眨眼,上中学早已第三周了,气温却不大好,星期一一天就下了三场可怕的大暴雨。   往往叫可怕的大暴雨,是由于它不但大,还下的并不是情况下。常常念书放学后,它就下得不亦乐乎,大有效雨滴把大家砸死的意思。   下午12:10,我和同学们高兴地摆脱了校门,骑上单车,第一场大暴雨就没什么预告片地来啦,像一个勇武的大将挥着流星锤想砸死对手一样。“了解你的没什么惧怕的精神实质了,可因为我不是你的对手,你吃饱了撑着,拿生鸡蛋大的雨滴砸我,”我惦记着,打起了伞,“还行带了把好伞,若不是我的伞好,或许这大暴雨还真能砸我个脑震荡啥的。”即使如此,回到家时,我的鞋牛仔裤子或是湿了一半。   下午上学路上倒是平安无事,到校门口时,还没有到开校门的時间,我暗自思忖:“如果突降大暴雨,看校门开不动呢!”惦记着就要排长队了,但见天空闷雷滚滚,乌云密布,天上灰白色的面色逐渐沉下来,越来越一脸黑线,风呜呜地吹着,小草抬不起头了,树木也无可奈何着摇着脑壳,我想到了一句诗词: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”   保安人员叔叔、阿姨见势不妙,马上将校门打开了,说时迟那时快,雨哗啦一下就下出来了,大家冲了进来,一边跑着,一边喊,一个同学说:“爽!”一个同学说:“你太美!”另一个同学说:“冲鸭!”大家以百米冲刺的速率跑回了课室。教室里现有很多没带伞的同学们被淋成落汤鸡,一个个都是在埋怨呢!   放学了,到了一下午的课的大家,是多少也有一些太累了,和好多个同学们去推单车时,以前乌云密布的景色又发生了。还没有等大家反映回来,雨又下起來,并且下得更高。不但乌云密布,并且雷电交加,狂风暴雨发疯似,陡然间,天地之间像隔了一层纱,迷迷蒙蒙的,而我和同学避开不如,又湿了。雨像一个人在大盆大盆地倒着水,雨点瘋狂地喊着保安室的窗,传出噼噼啪啪的响声。有一个同学们反映回来,开启他那把小伞,这么大的雨,就一把小伞,也于事无补。风大乃至将伞吹离了同学们的手。我顾不得他如何,骑上单车还想走,不由自主地往书包里摸我的伞,一摸,完后,下午落家中了……恰好是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!书包也湿了。“大暴雨呀,大暴雨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它是何意?!”大家只到保安室旁的大伞暂避。   雨更变大,假如以前两场雨仅仅小打小闹,那麼如今便是总攻,一眨眼雨声连成一片轰鸣,天像裂开了成千上万口子,迸出水来,降水又汇成飞瀑,向大地面上倾泄以往……。   一个没骑单车的同学们从书包内取出一个电话手表,打起电話,另一个同学们惊叫道:“哇,院校是严禁带电话手表的!”“你看看,这以防万一的并不是?”通电话的同学说。“得得得,你厉害!全部深圳市我也服你,行了吧?”你瞧,都这状况了,她们还斗嘴呢。   大家也借了这位同学们的电话手表给父母打过电話。没多久以后,雨逐渐停了,乌云散去,群众们也出来,父母也赶到了,学生们各找各妈,各回各家。   返回温馨的家,我花了大半个夜里烘干打湿的书和书包。   回想起来,这次可怕的暴雨太邪惡了!假如大暴雨能被除名得话,希望它被除名!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