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知识库 > 正文

抖音创始人身价多少(字节跳动股东持股比例图)

刘雨琪从台前走到幕后,张一鸣花了近十年。

5月20日,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信,宣布卸任CEO一职,这是继4月末字节跳动CFO周受资受命执掌TikTok以来,又一重大人事变动。内部邮件显示,字节跳动CEO这一大棒将由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接过。

“专注学习知识,系统思考,研究新事物,动手尝试和体验,以十年为期,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”,张一鸣在内部信中说。他还说,“喜欢自己上网、看书、听歌、发呆”。

这符合外界对张一鸣的固有印象:1983年生于福建龙岩的客家人,一台擅长延迟满足感的行走的精密机器,不论行为还是情绪都可以被调试优化。这个缔造了字节跳动十万员工规模的超大互联网新势力的80后,发现在“吃老本”后,做出了出人意料又符合其个性逻辑的抉择。

虽然张一鸣卸任了CEO,但目前仍然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戚聿东告诉记者,从公司发展角度,这很正常,“类似以前的垂帘听政。他们去做更感兴趣的技术前沿业务,但公司方向他们还是能掌控的。”

张一鸣的“激流”与“勇退”

在圈里,张一鸣与美团王兴、雪球方三文并称为“龙岩三杰”。 张一鸣此次CEO交棒的是其大学同学、联合创始人梁汝波,一路创业走来,梁汝波说起张一鸣则是,“他不打牌、不玩游戏、不看碟,还给自己起了个封号叫‘道德状元’”。

这样的一个人,却是中国财富金字塔尖顶的人。在今年胡润研究院发布的《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》里,年仅38岁的张一鸣,以35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首次进入中国前五,排在全球第26位,比去年上升89位。

“感觉有一点突然,”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所执行所长崔丽丽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。

张一鸣的卸任。在外界看来很意外。29岁时,张一鸣创办了今日头条,33岁创办抖音。在张的带领下,字节跳动采用无边界扩张的战略,大举进军视频、资讯、电商、教育、游戏、社交等多个领域,开发出了抖音、头条、火山等一系列现象级应用,由此成为互联网领域的超级独角兽。

“字节在过去几年攻城略地,发展很迅速,TikTok的发展甚至触动美国采用国家机器来遏制。可以说,字节对于中国乃至全球的影响都很大。”崔丽丽说。

根据万得数据显示,还未上市,字节跳动的估值,目前已超过了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,离阿里巴巴的市值也仅一步之遥。

近日被曝光的一份字节跳动2021年目标的访谈显示,字节跳动2020年广告收入达到1830亿,2021年目标为2600亿。今年第一季度,抖音广告收入超过310亿元,今日头条广告收入为91-92亿元。另外,抖音直播电商今年目标GMV为5000亿,主要发力方向是抖音平台优选联盟(头部品牌),GMV目标约3000亿;其他腰尾部品牌GMV目标2000亿左右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字节跳动2016-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60亿元、160亿元和500亿元,营收呈现几何数级增长的趋势,年增长率超过200%。

但同时,对张一鸣和字节来说,同行竞争与监管的“激流”也正涌动着。

一方面,字节越来越被快手、腾讯视为“眼中钉”,并与之在短视频、游戏等多个领域展开了激烈竞争。2018年,张一鸣甚至一度与腾讯CEO马化腾发生“正面冲突”,张一鸣在朋友圈内讽刺腾讯旗下“微视”的抄袭搬运,挡不住抖音的步伐,引得马化腾忍不住回应“这是诽谤”。

另一方面,作为互联网巨头,字节跳动也面临着平台经济反垄断的新常态。2020年年底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出台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征求意见稿)》,整治互联网企业的垄断行为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美团等被尽数卷入。至今,阿里巴巴已被处以182亿元巨额罚款,美团也正因“二选一”被立案调查。

张一鸣最终选择了退居幕后。不过企业信用信息查询平台结果显示,虽然张一鸣卸任字节跳动CEO,但他仍有数百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。

启信宝数据显示,目前张一鸣担任股东的企业15家,12家企业的高管,现仍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、最终受益人,持股98.81%。梁汝波为抖音创始人,目前梁汝波担任股东的企业有3家,42家企业的高管,现任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。

谈及卸任原因,张一鸣表示,字节跳动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,虽然现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,但未来更长时间,不能停留于此,要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。而自己则希望能从繁杂的企业事务管理中脱身,聚焦自身学习和提升,获得更大的创新与突破。

张一鸣在内部信中称,目前字节跳动正在探索教育公益、脑疾病、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的公益项目,希望能更深度地参与其中。

张一鸣并非互联网巨头中第一个“早退”的大佬。今年3月,拼多多创始人兼时任董事长黄峥就在致股东信中宣布,自己的辞呈已被董事会批准,并将董事长一职交棒给联合创始人陈磊。黄铮还表示,“要去摸一摸十年后路上的石头”,为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质量纵深发展的新空间。和黄峥类似,张一鸣同样计划“以十年为期,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”。

为什么是梁汝波?

其实早在一年多前,张一鸣就已释放出了“放权”的信号。2020年3月,张一鸣卸下字节跳动国内业务管理事项,任命张利东为字节跳动中国区董事长,全面协调公司运营,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、商业化、战略合作伙伴建设、法务、公共事务、公共关系、财务、人力;张楠为中国区CEO,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、运营、市场和内容合作,包括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、搜索等业务和产品。

“将花更多精力完善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。”张一鸣在彼时的内部信中说道。而梁汝波的接任或许就是张一鸣思考一年后,决定用来完善管理团队的一步大棋。

梁汝波是谁?这个此前对大众来说略显陌生的名字,突然便走到了聚光灯下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,同样也是与张一鸣一路相随的重要创业伙伴。早在2009年,两人便在第一次创业中共同创办了垂直房产搜索引擎“九九房”。2012年,两人共同创办了第二家公司字节跳动。

从字节跳动创立至2016年,梁汝波一直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,负责了早期多个重要产品和业务,包括头条号、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。此外,他还负责了广泛应用于企业沟通与协作领域的软件“飞书”和效率工程。

没有创业成功后撕破脸皮的狗血剧情,张一鸣对梁汝波非常信任。“公司创立以来,从采购安装服务器,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,重要招聘、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,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。”在今日的内部信中,张一鸣回忆起两人早期创办字节跳动的经历时如是说道。

而梁汝波的技术和能力,显然也没有辜负张一鸣的信赖。第一款主打算法推荐机制,并为字节跳动日后崛起奠基的引擎产品——今日头条,正是由他作为最早的技术负责人。2020年起,梁汝波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,更是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。据了解,过去一年,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从6万人增长至10万人。

未来半年,张梁二人将一起工作以“确保在年底时把交接工作做好”。同时,张一鸣也呼吁字节跳动的员工支持好新CEO的工作。未来,在梁汝波带领下的字节跳动,能否续写张一鸣时代的辉煌,让人期待。

更让人关注的是,上市是张一鸣掌舵时期未竟的事业,接下来也要看梁汝波的了。

互联网老板为什么流行“早退”

张一鸣不是唯一一个早早卸任公司管理岗位的互联网公司老板,在他之前,今年3月17日,黄峥卸任拼多多董事长。张一鸣与黄峥两人都是80后,都在年轻有为的年纪选择卸任。

两个人都说,不再管理公司日常事务,之后精力用于探索公司新10年。

正在年富力强的时刻,两位互联网大公司创始人为什么要早退?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记者,这与当前的国际环境、国内环境以及公司内部治理环境都有关。

张一鸣与黄峥都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第二代企业家,他们创办的公司成长环境与第一代的百度、腾讯、阿里巴巴不同,国际环境上,第一代企业背后都有国外资本助力,当时国外资本可以从中国互联网公司赚到巨额利润。现在,国内公司长大后纷纷出海,与国外公司竞争,这时需要企业领导人有更多国际视野。

“现在字节跳动处在第二个阶段,从APP工厂到全球孵化,张一鸣在这个层面带好团队,是有压力的。”艾媒咨询CEO张毅张毅告诉记者。

张一鸣接下来的计划是,放下公司日常管理,聚焦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,计划“相对专注学习知识,系统思考,研究新事物,动手尝试和体验,以十年为期,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”。

黄峥则表示,辞任后将专注于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,为十年后的拼多多探索高速高质量纵深发展的新空间。

张毅对两家公司接触很多,他告诉记者,张一鸣和黄峥都是退而不休,某种意义上,这对于公司其实是好事,创始人从繁忙的日常管理工作解脱出来,更能让自己成长,“这个角色有点像气球,气球能吹多大,生产出来时就基本已经定了。需要更大的气球才能支撑企业体量。”

除张一鸣和黄峥外,国内互联网大公司中,马云、刘强东也已经退居二线。相比一代60后、70后创始人,新经济公司的80后创始人卸任比例更高,张毅长期跟踪研究互联网行业十几年,他告诉记者,这源于两代企业家的商业策略不一样。“第一代互联网人,都把公司当做亲儿子去做,没有几个人是想着融资上市。第二代的布局普遍是冲着拿融资做上市的方式,这也是新经济公司发展的一个特征。”

在国外,互联网公司创始人退休也已经寻常。今年2月3日,在亚马逊公司股价和贝索斯个人财富都接近历史最高水平之际,贝索斯宣布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亚马逊CEO职务。比尔盖茨于2000年卸任微软首席执行官、2020年完全离开了董事会,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和谢尔盖·布林也于2019年辞任公司主要职务。

从他们退休之后公司发展历程来看,并未受到创始人卸任影响。目前,亚马逊、微软、谷歌仍然位列美国互联网公司五大巨头。

张孝荣告诉记者,张一鸣卸任CEO对于字节跳动短期之内影响不会特别大,“外界环境没变化,公司基本面没变化,属于和平交接,公司战略比较稳定,新任接班人继续以前战略,对于公司发展来讲,依然会在正常轨道之上。”

当然,也会有挑战,如果公司遇到突发事件或危机时,接班人会有可能应付不了,这种事只能创始人解决,“这时如果创始人不在,公司就会遇到很大风险。”

以下为张一鸣内部全员信全文

这几个月,有不少同学问我怎么从今年开始没有更新双月OKR。实话说,对去年关于探索远景新战略、研究组织和管理、提升社会责任的三个年度OKR,我觉得都挺不满意的。所以从新年假期,我就在思考双月的,一年的,更长期的OKR,如何不仅仅是线性延伸。我有一个不一样的想法。我决定卸任CEO的角色,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,作为公司创始人,聚焦到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、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。

我们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,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在移动端和视频上进行创新与实践,取得了一些成绩。在毕业之后到字节成立之初,我自学了很多东西和思考了许多的问题,比如如何更有效的分发信息,如何把产品和技术结合,如何把公司当作一个产品来改进等。这些思考对字节跳动的创立发展都有帮助,而创业的经历又丰富和验证了思考。虽然现在公司业务发展良好,但未来更长时间,我们是否能不停留于此,能够不只是业务变大,而且变得更有创造力和富有意义,践行“激发创造,丰富生活”的使命。

持续的深度思考和大胆的想象是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的基础。但大家更容易关注商业模式的变化和品牌渠道的更新,很少注意到技术变革已经在酝酿中。只有少数人能够洞察未来,创造趋势。现在电动车行业如火如荼,多数人可能记不起来特斯拉18年前就创立了,当时用笔记本电池来做原型尝试。很多人知道Mac的软件包管理工具是HomeBrew,但是比较少人知道上世纪70年代,极客们就在HomeBrew Club展示和讨论Apple I和其它一些个人电脑原型。虚拟现实、生命科学、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都已现黎明之曙光,这些需要我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。同时科技对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,我们要持续学习企业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。

7周年年会的时候,我和大家分享了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中的一个句子——“有时候早餐前,我已经相信六件看似不可能的事会发生了”。我很喜欢思考理论上可能存在,但是现实中尚未发生的事情。我的签名档一直是喜欢发呆,我所说的发呆,不是放空,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。但在忙碌的工作中,越来越多的情况是,很多事情在现实中已经发生,但我并不知道。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“吃老本”,比如,在17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,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,我在头条、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,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,进展非常缓慢,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。

三年前,我跟一些创业者做了一个分享,核心是说CEO要避免一个普遍的负规模效应——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,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:每天要听很多汇报总结,做很多审批和决策,容易导致内部视角,知识结构更新缓慢。所以最近半年,我逐渐形成这个想法,对自己的状态做一个调整,脱离开CEO的工作,能够相对专注学习知识,系统思考,研究新事物,动手尝试和体验,以十年为期,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。同时,公司在社会责任和公益上已经有一些进展,其中教育公益、脑疾病、古籍数字化整理等新项目也持续探索中,我个人也有些投入,我还有更多想法,希望能更深度参与。

与此同时,公司当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,我希望有比我更合适的人来改进日常管理,保障公司的健康发展。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,我也不是很擅长社交,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,喜欢自己上网、看书、听歌、发呆。 3月份的时候,我在小范围讨论了这个想法,并提议让汝波来接手CEO的工作,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持,同意了我的提议。汝波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,字节跳动是我和他一起创立的第二家公司了。他在字节跳动陆续承担了产品研发负责人,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,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。公司创立以来,从采购安装服务器,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,重要招聘、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,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。未来半年,我们两个会一起工作,确保在年底时把交接工作做好。请大家支持好新CEO汝波的工作!

几年前在一次旅途中,我发了个朋友圈说:旅行的部分意义在于时空切换,更容易把主体当作客体, 审视自己和生活本身。卸任CEO之后,在聚焦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、社会责任等长期的事情之外,我也能更容易从外部视角来观察公司。在公司2012年的商业计划书中,我对团队说,希望大家把创业的过程当作同行去欣赏风景的旅行。希望大家支持我在这旅行中的“旅行”。

公众号:doutuixueyuan(长安复制)

发表评论